择羡

一发小甜饼

要说起金光瑶第一次见到薛洋的时候,可真真久远的紧了。彼时薛洋仍是黑衣的少年,拿着糖人从客栈下的街走过。手指白皙,枫糖微融,少年伸出舌头舔过嘴角,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。应是嘴里的甜味满溢,无意识展露出一个笑来,七分的邪气里偏带着三分的天真,透出些许少年人的稚气来。街上的摊子已三三两两的搭了起来,薛洋一路走一路看,顺眼的就塞进怀里,摊主们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,眼见得少年走向街的尽头。金光瑶坐在窗边,看着薛洋远去的背影,发出一声轻笑:"有意思,真有意思。"



金星雪浪开的张扬,层层叠叠的白波翻涌于金鳞台之上,一抹明艳的黄融于其中,端的是一副富丽堂皇。金鳞台上已十六七岁的少年穿着金星雪浪袍,旁边一人正赔着笑和他说些什么,薛洋不耐地应下,忽的被远处一人夺去了全部心神。金光瑶亦着一身金星雪浪,讨喜的脸带笑而来,与路上的人一一招呼。薛洋却等的有些急切起来,折下手边的金星雪浪丢过去,那头金光瑶截住花放在胸前,朝薛洋露出一个宠溺的笑来:"成美。"薛洋瞬间黑了脸,转头下了金鳞台,不经意回头间却见得金光瑶立于花海笑的温柔,映着眉间红的妖冶的朱砂。



无尽的黑暗张着血盆大口将一切吞噬,地牢阴冷潮湿,薛洋却笑得肆意。金光瑶从食盒里取出点心,薛洋顺手拿起一块塞进嘴里,听得金光瑶道:"你就在这委屈几天,待大哥忘了这事,就放你出去。"薛洋忽然笑起来:"金光瑶,你怕他怕成这样,不如让我去杀了他。"金光瑶眸中一缕意味不明的光闪过,道:"你别乱来,我自有安排。"昏暗的地牢里只那一点朱砂还红的妖艳,薛洋盯着正吐出话语的唇,狠狠地咬下去,口腔里瞬间弥漫开一股血腥味。金光瑶被咬的一滞,片刻间已反应过来,舌头灵巧地探入那人口中,挑逗间已引得他喘不过气来。金光瑶松开面色潮红的少年,看着不知何时已高过他的挺拔身躯,眸色骤然变深。伸手拂去唇边血迹,金光瑶迈步走出地牢,一抹笑悄然绽开:"有趣。"



END

评论(5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