择羡

【凌澄】不分昼夜

私设注意,带瑶薛

"我最近,经常梦到一些事情,或者说,一个人。很奇怪,断断续续的,但事情是串联的,一个是我,还有一个,我不知道。那种感觉十分真实,但我很肯定在这之前,从未见过这个人,也没做过这些事。"桌前的男人一双杏眼带着几分凌厉,此刻却尽是迷茫。金光瑶白大褂里露出一套剪裁合体的毛呢西装,闻言笑道:"江先生,这种情况十分常见。有许多人都称在梦里见到了从未见过的生活,甚至认为是前世之景,但实际上,这多半是平时偶然见到印象深刻的人或物,在大脑的潜移默化之下无意识产生的幻觉;抑或是你平日做的毫不重要的小事糅杂起来。相反的,你也会在现实生活中做某件事时觉得曾做过但却没有印象。后者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既视现象,通俗地讲,就是既视感,也叫幻觉记忆。"金光瑶嗓音轻柔,带着说不清的迷惑性:"江先生,您最近的压力很大吧,相信精神舒缓后就不会再有这种症状了。"江澄有几分动摇:"我一定是在哪见过他,可是事实上,并没有。"金光瑶站起身来,凑近他道:"是梦到了些什么呢?"江澄张嘴欲言,却觉得难以启齿,那些事情......他感到后脑隐隐作痛,盯着前人额上一点殷红似血的朱砂,如遭重击般站起身来,向后退了几步,拉门欲走。金光瑶在身后遥遥道:"江先生慢走,最近战事吃紧,千万记得休息。"
廊上的脚步声逐渐远去,房间里却突然多了个人出来:"你那侄子也真狠心,看把人折腾得快疯了。"这声音轻快,却没有少年人的活力,透着几分死气。金光瑶早有所觉地转过身去:"小孩子整日里爱来爱去要死要活的,我又有什么办法。随他闹腾去吧,碍不着正事也就罢了,你说是吧,阿洋。"金光瑶的语调平板单调,却在叫出最后一个名字时微微上扬,千回百转间透出说不清的暧昧。薛洋扯过手边衣角,整个人顿时贴了上去,自是一番唇舌纠缠。金光瑶眼中带笑,回抱住那单薄腰身:"接下来,可有好戏看了。"
TB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食用,cp为凌澄,瑶薛。冷cp自娱,大概是架空的民国paro,先放一段,月考完写。

评论(5)

热度(42)